三区叛乱和日军一号作战攻势同步协调进行

——《共产党毁灭人类暴政录》之中共分裂国家导致疆独崛起篇(4)

编写:爱德华

1931年9·18 事件,日本侵占东北,中共不提“保卫中华”,却要“武装保卫苏联”,因为日军占领东北后对苏联远东构成危胁,日本还没有对苏俄动手呢,中共为何急于“武装保卫苏联”?而不是保卫中国!

因为1904-1905年的日俄战争,俄国战败,而日本在占领东北及朝鲜半岛后,也有夺取西伯利亚的意图。击败苏联,有了西伯利亚重要的石油铁矿战争资源,将能撑起日本占领全球的野心。

所以从上世纪二十年代末一直到四十年代初,苏联一直担心会同日本发生战争,其工作的重点就是让日本同亲美的中国民国政府发生战争,以保护共产主义的大本营——苏联。

为共产国际工作的共产主义间谍工作者,都围绕这作工作,用梁启超的话说就是“牺牲了中国,作为世界革命的第一步。”

中共按照共产国际的指示,1932年4月15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公开发布了对日作战宣言。这一宣言的目的非常清楚,并不是要同日本作战,而是以内乱的方式将战争吸引到中国国土上来。他们号召民众“积极进行革命战争,夺取中心城市,来推翻国民党的统治”,同日本一道夹击国民政府。因为它坚信:“推翻国民党政府的统治”是顺利发展民族革命战争,实行对日作战的必要前提。(《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宣布对日作战宣言》,1932年4月15日,《中共中央档选集》第八册,第639–640页)

“没有卷入帝国主义战争漩涡的苏联,是全世界一切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的援助者。这些都是有利于中国抗战的。但同时,日本帝国主义正在准备向南洋侵略,加紧向中国进攻”(《毛泽东选集·团结到底》)

中共不愧是苏俄子孙,其对苏俄和中国的态度形成鲜明的对比。

苏俄采取了一系列举措避免同日本直接作战。

其一是让中国用战争缠住日本,使其无力同苏联作战。所以苏联在中国抗战早期曾大力支持中国抗战,目的是把日本拖住在中国抗战的持久战中,无力觊觎西伯利亚。

到1939 年,日、苏在东北(当时的满洲)与蒙古的边界诺门罕发生战斗。日、苏双方的军队分别代表满洲国及外蒙交战,但双方都没有向对方正式宣战,战事以日本关东军战败结束。

由于日本在诺门罕战败,觊觎西伯利亚的野心受挫。本应加大援助中国抗日力度的苏联,却作出相反的决策。

苏联不顾民国政府的抗议,与宿敌日本在1941年4月13日签署《日苏中立条约》、《共同宣言》,图谋和日本瓜分中国(苏联和德国之前就签定合约瓜分过波兰)。其宣言内有:“……苏联誓当尊重“满洲国”之领土完整与神圣不可侵犯性 ,日本誓当尊重“蒙古人民共和国”(即被苏联分裂出去的外蒙)之领土完整与神圣不可侵犯性”。

该条约得到中国共产党全力支持与肯定。4月15日,中共的《新华日报》发表社论声援两国条约,并重申日苏两国条约并未变更中国领土权,反而确保了两地的安全。

民国政府外交部王宠惠部长发表声明,强调东北四省及外蒙均为中华民国之领土,《苏日共同宣言》对中国绝对无效。

苏联与日本签署《日苏中立条约》、《共同宣言》后,日、苏双方此后一直维持和平状态,直至1945年8月6日美军在日本广岛投下原子弹后,日本败局已定,在日本正式宣布投降之前,为抢中国抗战胜利果实和协助中共,在8月8日对日本宣战并发动八月风暴行动抢占东北为止。

三区叛乱和日军一号作战攻势同步进行

苏联与日本签署《日苏中立条约》、《共同宣言》后,停止援助中国抗日(除继续援助中共外),不仅和平无战事,还和日本协同合作。三区叛乱也是苏联、中共及日本协同分裂占领中国的一部份。

豫湘桂会战(日方称之为“一号作战”)是日本于1944年4月至12月期间于贯穿中国河南、湖南和广西三地进行的大规模攻势。

“一号作战”规模空前,日军投入了其中国派遣军80%的兵力,

关东军的精锐都抽到内地。日军投入了41万名的士兵、800辆战车和将近7万匹马,于2400公里的战线发动攻击,这也是日军侵华以来动员规模最大的一次攻势作战,造成中国人力与物质上巨大的损失,美国航空队基地都被日军占领,但同时日军也因为兵力不足而无法扩张战果,其后于中国战场长期维持守势。

在西北,苏联企图利用和控制盛世才,把新疆从中国分裂出去的图谋失败,1942年盛世才脱离苏联控制,新疆完壁归回民国政府掌控。针对新疆的这种大变局,苏联从1942年以后积极扶植遭盛世才压迫的新疆各民族人士,组织各种武装、政治组织及秘密组织,准备暴动分裂中国。

苏共武装入侵新疆,迫使中国面临东西两面抗战的险恶境地

1944年4月,中国忙于对抗日本一号作战计划、新疆兵力空虚。苏共内务人民委员贝利亚亲自坐镇阿拉木图,指挥了对新疆的侵略作战行动。苏共武装入侵新疆,开辟西线战场,迫使中国面临东西两面抗战的险恶境地。

西线抗战大体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苏共方面派出长期在苏共接受训练的三支突厥分裂武装越过国境进攻新疆,分别是:1、索夫和阿列克山德洛夫在苏共编组训练的特种游击队进入新疆。他们人员虽然少,但是装备精良,战斗力很强。2、列斯肯率领的由俄罗斯族人组成的芦草沟游击队。3、鲍里诺夫和伊斯哈克伯克从苏共带回来的突厥骑兵进入新疆。正是这支部队制造了玉尔都斯山和艾林巴克的大屠杀。

这三支武装进入新疆后,与苏共培植的新疆汉奸组织相互勾结进行分裂暴动,并建立伪政权,这就是1944年著名的”三区分裂暴乱”。

蒋介石下令调遣内地的中国军队西进平叛,一举击溃了苏共培植的新疆突厥伪军。

中共透过它与侵华日军的合作和情报交流,中共和苏联事先就知道“一号作战”计划。三区叛乱和日本一号作战协同进行。其暴动时间和日军“一号作战”完全重叠:

日方的“一号作战”: 1944年4月至12月

三区叛乱, 高潮为 1944年4月–1945年1月,其后还有谈判等。

1944年4月,在苏联驻伊宁领事馆的支持和帮助下,“伊宁解放组织”成立,主席为苏联籍乌兹别克人艾力汗·吐烈。

1944年8月,苏联鞑靼族侨民帕提赫·莫里斯莫夫组织巩哈游击队,发起“巩哈暴动”。

10月7日,游击队攻占巩哈县城,伊宁驻军主力1600人调往巩哈平乱。苏联侨民铁伊·伊凡诺维奇·列斯肯在果子沟组织游击队,形成战略呼应。

11月6日,在得到苏联驻伊宁领事馆的帮助下,苏联军官阿列克山德洛夫率军从霍尔果斯潜入伊宁,同“伊宁解放组织”组成军事指挥部。同日,列斯肯占领芦草沟,切断迪伊公路。

11月7日,伊宁事变爆发,外有巩哈游击队进攻,内有苏军和武装人员呼应,驻军中少数民族士兵哗变。

11月9日,伊宁驻军负责人曹日灵电告朱绍良内有:“名为剿匪,实为国际战争”、“市区土匪全为归化人及塔塔尔族,以其领事馆作根据地,所获武器系苏联制造”。

11月10日,伊宁全城被攻占,守军残部及汉族官员、平民约8000人撤至城郊机场及艾林巴克、鬼王庙两处高地,等待救援。

11月12日,“伊宁解放组织”召开大会,宣布成立“东突厥斯坦共和国”临时政府,主席为艾力汗·吐烈,副主席有包尔汉等

1945年1月5日,艾力汗·吐烈宣布“东突厥斯坦共和国”脱离中华民国而独立……。

日本和苏联如此大规模的军事行动,事前都要经过很长时间的周密准备。稍微有些军事常识的都不难得出结论:这完全是协调的军事行动,是战略协同,而不是偶然的巧合。

中共为屠杀七万平民的叛乱叫好

在平叛这个分裂中国的“三区叛乱”中,国民党军队4000官兵阵亡,数位国军守将为国土完整战至最后以身殉国,而叛匪屠杀约6-7万汉人并建立“东突厥共和国”。

毛泽东曾于1949年8月,给东突头目阿合买提江写信表示感谢,毛在信中赞扬称:“你们多年来的奋斗,是我全中国人民民主革命运动的一部分”。毛表示,“三区民族军(叛军)在新疆牵制了近十万国民党的军队”(注:那可是在硝烟滚滚的抗日战争时期)。毛还说:“伊犁、塔城、阿山三区人民的奋斗,对于全新疆的解放和全中国的解放,是一个重要的贡献”。

——》回《共产党毁灭人类暴政录》总目录

此条目发表在共产党毁灭人类暴政录分类目录,贴了, , , ,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9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