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大地震

——《共产党毁灭人类暴政录》之利用地震杀人篇(1)

编写:爱德华

 

概述

震级的奥妙

拒绝国际救援

地震中有多少人死亡

震前预测

杨友宸震前神秘去职

专群结合的群测点都撤了

有准备和没准备完全不一样

褒奖和打压

1976年7月28日凌晨, 河北省唐山市的发生8级以上特大地震,震源距地面12公里。唐山这个有百万人口的工业重镇遭受灭顶之灾,瞬间夷为平地,地震罹难场面惨烈到极点,为世界罕见。为中国有记录以来死亡人数第二多的地震。(注:第一多死亡人数的地震是嘉靖大地震)名列20世纪世界地震史死亡人数第一。

震级的奥妙

当时许多国家都测到中国唐山附近发生8级以上地震,如美国夏威夷地震台。美国地质调查所宣布:中国发生8.1级地震,震中在北京附近。

根据国际习惯,地震震级超过里氏8级,联合国和国际救灾组织可以申请无阻碍进行进入受灾地区进行援助救灾),但中共为了拒绝外国救援队伍进入救援,中共宣布这次地震为7.5级……但在几天后再次公布了经过核定的地震震级:里氏7.8级。

拒绝国际救援

唐山大地震后,美国、苏联、英国、日本等国家和联合国第一时间声明:“愿意提供中国人所希望提供的任何援助”。

中共惧怕和排斥外国的影响,以“自力更生”为名,拒绝国际援助。“不用别人管闲事”。《人民日报》说。“用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考验的人民是不可战胜的”。

当时主管意识形态的姚文元甚至说:“不能拿救灾压批邓,唐山大地震才死几十万人有什么了不起,批邓是八亿人的事。”中共若愿意接受援助,可减少死亡人数。

当时中国虽然立即展开救灾工作,官方称:14万解放军1周救出万人。263名解放军牺牲。但香港政论杂志《争鸣》则引用1份仍被党列为机密的文件称:第1批赶到地震现场救灾的是海军航空兵。驻唐海、昌黎、乐亭3个基地3200多名官兵,距唐山30到50公里。由于没有施救方案、没有救援大型专用设备。只能徒手和使用铁铲、撬棒等原始工具救人。在连续的余震中救人。造成2955名官兵死亡,3个基地官兵几乎全军覆没。

地震中有多少人死亡?

中共在唐山大地震三年之后,才首次披露唐山大地震的具体死亡人数。

1979年11月22日,新华社称: 24.2万人死亡。16.4万人重伤。死亡原因:“与政府没有直接关系……人们沉睡……地震部门事先未能发出预报”,政府没有责任了。党的干部化悲痛为力量:“一次地震就是共产主义教育”。

但当年前往唐山救灾的一名记者说:唐山当时人口106万,当地人说至少70万人死亡。

而救援的解放军则说:可能有80万人死亡。

震前预测

据2006年出版的《唐山警世录》揭露,唐山大地震在“震前曾被准确地预测出来了”。

当时唐山地区监测地震的机构有两个,一个是唐山监测中心台,还有一个是唐山地震办公室。中心台是专业队伍,唐山地震办公室,是业余地震监测队伍,管辖唐山市市区范围内的地震台。这两家是平行机构,上级机构是唐山地区地震办公室。

杨友宸是唐山市地震办公室(1968年组建)实际负责人。当年地震地质科学家把唐山划进了地震危险区。杨友宸组建了85个遍布唐山城乡的地震监测网。

1975年底,唐山市自来水公司的水氡出现了异常。赵各庄矿地震台和唐山二中观测站的地应力相继出现了异常。杨友宸请来天津地震局的专家。对地下抽水破坏性进行试秘密验,分析结果是:地震危险已经逼近唐山。

1976年初(距唐山地震不到半年),杨友宸综合唐山市四十多个地震台站的观测情况,在唐山防震工作会议上作出中短期预测:唐山市方圆50公里内1976年7、8月份或下半年的其他月份将有5—7级强震发生。

1976年5月(距唐山地震两三个月),杨友宸在国家地震局济南地震工作会议上郑重提出:唐山在近两三个月内有可能发生强烈地震!

1976年7月6日(距唐山地震22天),开滦马家沟矿地震台马希融正式向国家地震局、河北省地震局作了短期将发生强震的紧急预报。

1976年7月7日(距唐山地震21天),山海关一中地震科研小组向河北省、天津市和唐山地区地震部门发出了书面预报。

1976年7月14日(距唐山地震14天),北京市地震队电告国家地震局,出现七大异常。国家地震局查志远副局长主持在唐山召开了京津唐张渤群测群防经验交流会,唐山二中田金武郑重发出地震警报:1976年7月底8月初,唐山地区将发生7级以上地震,有可能达到8级。赵各庄矿地震台姜义仓在唐山市地震办公室会商会上正式提出:唐山即将发生5级以上破坏性地震。

1976年7月16日(距唐山地震12天),乐亭红卫中学向河北省地震局唐山监测中心台发出书面地震预报意见:7月23日前后,我区附近西南方向将有大于5级的破坏性地震发生。

1976年7月22日(距唐山地震6天),汪成民在国家地震局局长门口糊了平生第一张大字报。一页是地震趋势预报:北京队、天津队和地球所的预报意见。另一页是地震短临预报:河北队、地震地质大队、海洋局情报所和地震测量队的预报意见。山海关一中地震科研小组再次向河北省、天津市和唐山地区地震部门发出了书面预报意见:7月中下旬,渤海及其沿岸陆地有6级左右地震。

1976年7月23日(距唐山地震5天),河北省地震局唐山监测中心台到乐亭红卫中学落实异常。侯世钧提出:这个大震最低为6.7级,最高可达7.7级!

1976年7月24日(距唐山地震4天),通县西集地震台廖官成预报:1976年7月27日以前,北京附近200公里范围内要发生5级以上地震。

1976年7月26日(距唐山地震两天),国家地震局汪成民一行15人到北京市地震队听取汇报。北京市地震队提出七大异常。

1976年7月27日10时(距唐山地震17小时),听取了汪成民的汇报后。副局长查志远决定,让汪成民明天去廊坊落实水氡。

1976年7月27日16时(距唐山地震11小时),吕家坨矿地震办公室赵声和王守信向开滦矿务局地震办电告紧急震情:第二个峰还在上升,上升……

1976年7月27日18时(距唐山地震9小时),马家沟矿地震台马希融向开滦矿务局地震办和上级作强震临震预报:比海城7.3级还要大的地震将随时可能发生!

1976年7月28日3时42分53.8秒,唐山发生里氏特大地震,几十万人在地震中遇难。

杨友宸神秘去职

俗话说,养兵千日,用在一时,而中共对杨友宸等的作法却是你铺开监测网可以,决不能让你公开报出地震来,否则还得费尽心机找其他借口来屠杀中国人。

1976年5月(距7·28大地震2个月),杨友宸济南地震工作会议后星夜赶回唐山,传达济南会议精神。与此同时,他深感震情紧迫,便直接向市委书记许家信汇报了震情。许家信听完汇报后指示,当晚18点左右,立即召开地震工作紧急会议,唐山市所属各单位“一把手”参加。杨友宸通报了震情:唐山近期存在着发生强震的危险。

杨友宸8年多来,千难万苦地铺了那么大的一张监测网,不敢眨一下眼,夜以继日地工作,都是为了抓到这次强震。

眼看杨友宸等人就要摸着大地震的当口上,杨友宸作为唐山市地震办负责人的工作结束了,上述会议之后,“组织上(党支部代理书记李世信)”通知杨友宸去104干校接受劳动改造(掏大粪),干校规定“不许请假,不许出门”。

杨友宸走后,市地震办只剩下两个业务不熟悉的人值班,工作陷于瘫痪。

让杨友宸上“五七干校”这一招真绝,因为那五七干校不在唐山市区,且规定不准请假,不许打电话,不准外出,把杨友宸与地震监测网完全隔开;否则,以杨友宸的敢作、敢说、敢负责的性格,如果当时杨友宸在唐山,面对如此众多的异常及临震预报,一定会跑去找市长,找书记,地震预报一定被他震前嚷嚷出去了。几乎每个唐山地震监测点的人提到这事都扼腕叹息。

唐山地震监测网的人说到杨友宸都众口一词,高度一致:杨友宸要是不去干校,他多半会抓住唐山大地震。因为,唐山有中期地震预报,唐山的各个群测点都昼夜监测,积极性特别高。1976年夏季以后,各群测点的异常都出现了,市里每周三的会商会上会有汇报,他会重视的。而且,杨友宸很可能会把地震监测网的全部异常情况综合起来,向市领导告急……。

7·28大地震了,党让杨友宸干校“学习”的使命也结束了。他立即跑到唐山市地震办公室。房倒了,扒出地震数据图纸资料,还扒出“地震记录本”。

他发现:在1976年7月26日和27日空白;地电、水氡、地下水……所有的动态曲线图,一律截止到1976年7月25日;26、27日是大震前出现异常最多的2天,而这最关键的2天都是空白。

当时有一顶帐篷,杨友宸把这些图纸资料和“地震记录本”就堆到桌子上了。有人打听过这个事(党掂记着呢),再过几天,“地震记录本”和图纸资料不翼而飞!这一系列问题是偶然的巧合吗,显然,绝不仅仅是不懂业务的人员问题,背后究竟是什么势力不让百姓知道临震震情并销毁证据!

专群结合的群测点都撤了

中共的地震局的目标是在地震后按中共的要求报告地震的震级为八级以下(特别是震初)以阻止外国人来救灾救人。地震预报也是让上级知道后再决定让是否让老百姓知道。

举例说,掌权者知道唐山地震迟早要来(地震地质科学家1968年把唐山划进了地震危险区)。所以每次跟地震相关的重要会议都在唐山召开。直到地震彻底覆灭了开会的场地为止。

中共为了更好的拿到震前信息,当时走了专群结合的路。

杨友宸从1968年起抓唐山市地震预报,他东奔西走,在唐山市建起了几十个地震监测台站,在唐山铺了一张巨大的遍布城乡的地震监测网。

中共铺监测网一是为了拿到一线的数据,也是为了给百姓和外界看,以表明中共是如何重视的,万万没想到,地震监测网的人员如此负责,钻进去研究地震预测了,甚至比专业的还准。

虽然规定他们的预报必须上报并保密,但没准会在震前说出去,所以唐山大地震以后,八十年代群测点都撤了。唐山地震之前群测用的、都已经被证明有效的预测方法:如土地电、土应力、土地磁,还有海城地震之前群测预测地震的方法,被认为“科学性不足”全部被否定,即今后在地震系统一律不开展这种方法的观测。

有准备和没准备完全不一样

在面对地震时,人们事先有准备和没准备,懂地震知识和不懂地震知识,结果是完全不一样的。

其实,唐山民众有足够的时间来避免伤亡,事实上唐山地震前6个小时就出现了地声、地光,可是唐山当地好多人看到地光时却往家里跑,以为是‘苏修’扔原子弹了。如果给老百姓打个招呼, 唐山市一定会全民防范大地震,大地震中的死伤人数可能会在万人以下。

震前十多天,1976 年7月14日,中共全国地震群测群防工作经验交流会就在唐山召开。中共国家地震局预报室京津组分析组长汪成民要求在大会上做震情发言,但主持会议的地震局副局长查志远没同意,只让他在晚间座谈时说,且强调不能代表地震局。

汪成民利用17日、18日晚间座谈时间,“越轨”地说了“7月22日到8月5日,唐山、滦县一带可能发生5级以上地震”的震情。青龙县当时主管地震工作的王春青听到后,火速赶回县里,县长冉广岐顶着摘乌纱帽的风险拍了板,向全县预告震情,并进行了防震部署。7月25日,青龙县向县三级干部800人作了震情报告,要求必须在26日之前将震情通知到每一个人。于是,青龙县全县47万人在28日的大地震中倒塌损坏房屋18万间而无一人伤亡,创了一个奇迹!

另外,唐山开滦煤矿井下矿工上万人地震之后安全返回地面,也因为他们提前获知地震预报,采取了必要的避震措施。

在唐山大地震20周年之际,诸多媒体报道“青龙奇迹”之际,中国地震局专门下文,对报道“青龙奇迹”表示反对。

褒奖和打压

震后华国锋听取地震局汇报时说:“……党中央、国务院不怪你们,地震战线的同志们要放下包袱,团结一致对付地下之敌,要决心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可见中共地震局的目标是“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而不是让百姓知道临震预报以减少伤亡。

地震后,主抓地震向老百姓预报隐瞒震情的官员都升官进爵。

果断拦截了京津唐地区可能发生大地震的临震预报,发明“地震是不可预测的”的梅世蓉,因助中共残害中国百姓有功,中共赏以本应是学术最高荣誉的“院士”,“地震是不可预测”真是个大学问,再大的地震,再大的伤亡,中共政府都无责任,可把中共渎职及残害中国人的问题全部掩埋(翻墙到www.youtube.com,搜寻“掩埋”,可看唐山大地震的禁片《掩埋》)。

准确预报地震的人如耿庆国等,日子不好过了。他被排挤出北京地震大队。越轨说出震情而救了青龙县47万人的汪成民日子更不好过,妻子在组织压力下不得不离他而去,家庭破碎,身心备受打击。

三四十年都过去了,张庆洲的《唐山警世录》曾得到肯定,一时洛阳纸贵,而后《唐山警世录》却因书中披露事实真相成了中共的禁书。

谁是这一切的总后台?

30年前的唐山大地震并非“突如其来”,而是早有多次预报而遭压制,唐山大地震的悲剧其实是“人祸”造成的。目前已经确证的罪人就有两个:原国家地震局分析预报室副主任梅世蓉和原国家地震局副局长查志远,被认定是升级唐山大地震悲剧的两大“前台罪人”。

虽然他们不一定是主犯,但通过他们顺藤摸瓜,最终可以直逼元凶。如果说,梅世蓉的后台就是查志远,那么查志远的后台是谁?这可能追出许多具体人,但最终“查志远的后台”是谁?那就是中国共产党及共产邪灵。

——》回《共产党毁灭人类暴政录》总目录

参考文献:

张庆洲:《唐山警世录》(禁书)

唐山大地震之后,中国为何拒绝接受国际援助

禁片《掩埋》

包德甫: 唐山大地震之后,中国为何拒绝接受国际援助,纽约时报中文网,2016年8月19日

此条目发表在共产党毁灭人类暴政录分类目录,贴了, ,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4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