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红兵告发母亲,其母被处决

——《共产党毁灭人类暴政录》之毁坏道德篇(17)

编写:爱德华

 

目录

告发母亲“革命行为”被展览学习

亲亲相隐本是人之伦常和封建时代的刑律

兽行形成的原因

共产专制冺灭了人性、颠倒了是非,摧毁了人的道德底线。并不缺乏产生告密小英雄帕夫利克的土壤,文革中有多少人因为家人的告密而导致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张红兵就是典型的例子。

张红兵,原名张铁夫,1966年改名张红兵。1970年2月,张红兵的母亲方忠谋在家中发表了支持刘少奇、批评毛泽东的言论,她被自己的丈夫张月升和16岁的长子张红兵举报。两个月后,方忠谋被认定为“现行反革命”执行枪决,但于1980年8月14日平反昭雪。本来是一个家庭对时局看法的争论,却被张家父子以“革命”的名义,将自己的妻子、母亲亲自送上了断头台。

“革命行为”被展览学习

在封建时代,张红兵这种令人发指的行为是不能被原谅的。但

时代不同了,张红兵揭发母亲方忠谋后,中共高层也许不知情,没有像告密小英雄帕夫利克在全国范围内受表彰,但还是被做成展板(“大义灭亲——固中学生张红兵和反革命母亲坚决斗争的事迹”)—-他左手拿着《毛选》,右手朝前方指着,意思是指着他的母亲进行批判,放到“固镇县教育革命展览室”供人学习效仿。

张红兵,当年除了告发母亲,还贴过母校固镇县实验小学校长刘祥祯、“固镇县卫生零碎头号走资派”——本人的父亲张月升各一张大字报,由于当年的所作所为,背负了深重的心灵枷锁。

四十多年后,现年逾60岁的他接受境内外各种媒体的采访,公开为“弑母”忏悔、道歉。

张红兵回忆说,“在我的脑海里、融化到我的血液中、落实到我的举动上的是红歌——‘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毛泽东思想是革命的宝,谁要是反对它,谁就是我们的敌人’,这是一种条件反射。我担心父亲没有真的去报案,作为毛泽东的一名忠实的红卫兵,为了证明本人在与母亲这个‘阶级敌人’进行斗争的过程中‘站稳了无产阶级革命立场’,我马上写了封检举信—《检举揭发罪恶滔天的现行反革命分子方忠谋罪行》,他在信末写道:“打倒现行反革命分子方忠谋!枪毙方忠谋!”,当晚就把信和红卫兵胸章一同,塞进和我家同住县卫生科大院的军代表宿舍的门缝里。

在付出一次又一次血和泪的代价后,张红兵才醒悟过来。他说:“什么虚幻的景象,动听的说教,人造的偶像,……全是愚弄别人、自欺欺人的骗人鬼话,是毒害青少年和儿童的精神鸦片,是杀人不见血的锋利刀子!……不管是谁,永远都离不开自然规律——吃饭、穿衣,生老病死;世界上最伟大是母爱,最崇高的是人性!”

亲亲相隐本是人之伦常和封建时代的刑律

在中国传统中,“大义灭亲”并非社会提倡的美德,“亲亲相隐”才是。亲亲相隐的理念,最早见之于《论语》,孔子曰:“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后来成为我国古代刑律的一项原则。就是家人犯了罪,你不愿告发、不愿作证都是无罪的。你告发反而会被定罪。它甚至作为原则写进了刑律。从三国就出现,唐律开始定型,在各朝各代都有不同说法,大意都是相同的。因为传统社会历来重视以“孝悌”为核心的伦理,亲友关系作为个人最基本的社会纽带,牢固与否关系到整个社会的稳定。如果连亲友都信不过,所有的道德关系都面临崩塌的危险。这个原则,在西方表述不同,实质却是一样的。

亲亲相隐客观上维护了宗族伦常。可是在中共治下的大陆,却出现丈夫揭发妻子、儿子把母亲送去赴死的惨绝人寰的惨剧!

兽行形成的原因

为什么,一个丈夫和一个儿子,这么绝情地要求判处妻子和母亲死刑?为何中共的“运动”起来后,夫妻反目、揭发家人的事很多。

邓小平、刘少奇、贺龙、薄一波的子女不是都贴过他们的大字报吗,薄熙来不是文革中把其父的肋骨踢断吗,难道仅仅用自保能解释得了吗!!!明代散文家宋濂写的《猿说》记载:“有一种猿猴,猎人把母猴捉到了,扒了皮,小猴子看到它母亲这样下场,抓、撞、反抗,最后这个小猴子也死了”。猿猴尚且如此,何况人呢?动物还有亲情,还有母子之情,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而把人变成连畜生都不如的正是中共及其共产主义邪说。

——》回《共产党毁灭人类暴政录》总目录

参考文献:

姜浩峰:张红兵为“弑母”道歉背后,来源:新民周刊,2013,9,21

高天韵:文革中他为什么把母亲送上了断头台?,阿波罗新闻网, 2017-03-18

 

 

 

此条目发表在共产党毁灭人类暴政录分类目录,贴了,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7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