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抢带毁的“破四旧”

——《共产党毁灭人类暴政录》之毁坏道德篇(9

编写:爱德华

 

目录

破四旧缘起

个人文物遭毁坏

国家级文物被破坏

康生,江青等收藏“四旧”

掘墓狂潮

改名风潮席卷全国

中共为何要破四旧

 

破四旧缘起

中共窃取政权之后,就开始竭力破坏中华民族5000年的传统道德和历史文化,从思想改造,再到反右,到了“文化大革命”初期,这种破坏进入了高潮。

文化大革命名副其实,他就是要革掉传统道德、传统文化、“仁义礼智信”的命,外在的表现为“破四旧”。中共高层权斗仅仅是导火索,被灌输中共邪说的一代已进初高中,或大学,又无妻小的拖累,即使没有毛刘权斗,中共也会发动其它大运动革传统道德的命,后来的文斗武斗,夺权不过是其副产品罢了。

1966年6月1日,人民日报社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提出“破除几千年来一切剥削阶级所造成的毒害人民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即“破四旧”)的口号;1966年8月召开的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通过了《关于文化大革命的决定》(简称《十六条》),又明确规定“破四旧”、“立四新”是文革的重要目标,但如何破 “四旧”,中共没有说明。

中共把中华传统道德文化说成是“四旧”、是杀人不见血的软刀子、祸害了中国几千年。把祖宗留下的好东西、国外引进的好东西统统作为封、资、修予以铲除。与此相应,立四新,就是立新思想、新文化、新风俗、新习惯。实质是以党文化代替中国传统文化。

8月18日,毛泽东在天安门接见红卫兵之后,第二天北京的红卫兵开始走上街头“破四旧”,在中共的倡导和引导下,红卫兵冲击寺院、古迹,捣毁神佛塑像、石碑、牌坊,破坏文物,并开始大规模的抄家行动,查抄、焚烧藏书、名家字画,红卫兵强迫市民交出他们存有的所有黄金和白银,在抄家过程中还打死了很多所谓阶级敌人。

当时的新华社对此进行了连续、正面的歌颂性报道,8月22日《人民日报》头版报道红卫兵的“破四旧”,特别介绍了北京第二中学红卫兵的“宣战书”。

1966年8月23日人民日报的社论《好得很》高度评价破四旧。各地红卫兵竞相效仿,“破四旧”狂潮迅速蔓延到上海、天津和全国各大城市乃至广大农村。

个人文物被毁坏

文物古迹,图书字画等文化遗产,当然是“革命”对象的重中之重。散存在各地民间的奇珍异宝、字画、书刊、器皿、饰物、古籍不知多少在火堆中消失。

云南江城哈尼族彝族自治县,除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的著作外,其他书籍都被列为‘四旧’,大量焚烧。黑龙江省中苏边境上的嘉荫县,中学生冲进县文化馆,将戏装、图书搬到街上,全部烧成了灰。江浙一带人文荟萃,明清两代五百年,著名书画家大部分出在那里,留存至今的古籍特别多,破四旧的成果也就特别大。仅宁波地区被打成纸浆的明清版的线装古书就有八十吨!

被誉为为“中国最后一个‘大儒’”的国学大师梁漱溟家被抄光烧光。文革后,梁漱溟回忆抄家时红卫兵的举动时说:“他们撕字画、砸石玩,还一面撕一面唾骂是‘封建主义的玩艺儿。’最后是一声号令,把我曾祖、祖父和我父亲在清朝为官三代购买珍藏的的书籍和字画,还有我自己保存的,统统堆到院里付诸一炬……红卫兵自搬自烧,还围着火堆呼口号……”

历史学家章伯钧家藏书超过一万册,被红卫兵头头用来烤火取暖,剩下的则送往造纸厂打成纸浆。

字画裱褙专家洪秋声老人,人称古字画的“神医”,装裱过无数绝世佳作,如宋徽宗的山水、苏轼的竹子、文征明和唐伯虎的画。几十年间,经他抢救的数百件古代字画,大多属国家一级收藏品。他费尽心血收藏的名字画,如今只落得“四旧”二字,付之一炬。事后洪老先生含着眼泪对人说:“一百多斤字画,烧了好长时间啊!”

中国特有的刻瓷艺术家仅剩北京朱友麟一人,其作品是国宝,不得出口。可是前去抄他家的红卫兵却认为刻瓷艺术品也是“四旧”,把他的作品摔了个稀烂。不久,朱凄惨地死去。

国家级文物被破坏

除搜掠毁坏私人文物外,中华传统文化古迹和国家级文物更被毁坏无数,北京在1958年第一次文物普查中保存下来的6843处文物古迹,竟有4922处在1966年的八九月间全部毁掉。从1966年11月9日至12月7日,谭厚兰率领红卫兵在山东曲阜共毁坏文物6000余件,烧毁古书2700余册,各种字画900多轴,历代石碑1000余座,其中包括国家一级保护文物的国宝70余件,珍版书籍1000多册。

就连偏远的新疆,文物古迹也受到冲击,新疆吐鲁番附近火焰山上的千佛洞的壁画,是珍贵的艺术品,曾被盗割卖予西方俄、英、德等商人,但运到国外的壁画被博物馆珍藏,保存完好。在‘破四旧’中却将剩下的壁画中的人物的眼睛挖空,或干脆将壁画用黄泥水涂抹得一塌糊涂,这些珍贵的壁画成为废物。

太原市委书记下令砸毁庙宇。随即全市190处庙宇古迹除十几处被保留外悉数被毁。

河南南阳诸葛亮的“诸葛草庐”(又名武侯祠)的‘千古人龙’、‘汉昭烈皇帝三顾处’、‘文韬武略’三道石坊及人物塑像、祠存明成化年间塑造的十八尊琉璃罗汉全部捣毁,殿宇饰物砸掉,珍藏的清康熙《龙岗志》、《忠武志》木刻文版遭焚。

广西桂林西山唐代石刻、叠彩山等处摩崖石刻佛像头部均被砸毁。

贵州省镇远县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青龙洞内所有佛、道、儒三家供奉之像被砸坏,现仅余空房。

老子讲经台及周围近百座道馆被毁。

周恩来对北京“革命师生”说:“狮子非搬掉不可……,因为那狮子是封建产物”,结果全国的石狮子都遭殃。

康生,江青等收藏“四旧”

在红卫兵“破四旧”过程中,不仅毁坏,也抢掠,被抄走的“四旧”,或入国库,或纳入高官囊中,中共高官如康生,江青,陈伯达等却对于被列入“四旧”的文物字画和抄家掠夺来名贵字画的大肆掠夺并收藏。

掘墓狂潮

为从根子上铲除传统文化,并用马列代替之,挖祖坟是快捷方式,破四旧中,中华民族的始祖黄帝陵遭到永久性的毁灭。

炎帝陵主殿及其附属建筑遭严重破坏,并刨挖陵墓,内存物品抢夺一空,最后全部夷为平地。

浙江绍兴会稽山的大禹庙被拆毁,高大的大禹塑像被砸烂,头颅齐颈部截断,放在平板车上游街示众。

儒家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份,孔子被后世尊为孔圣人,上至帝王宰相,下至平民百姓,无不对孔圣人尊崇有加。侵华日军在曲阜孔庙处都肃静而过不敢动一毫毛。破四旧时,曲阜孔庙遭受毁灭性的打击,孔府被封,庙碑被毁,孔庙塑像被毁,孔林苍松古柏被伐,孔子墓被铲平挖掘,书籍化为灰烬,“大成至圣先师文宣王”大碑被毁。无数石碑被砸被拔,孔子的七十六代孙孔令贻的坟墓被掘开。

合肥人代代保护、年年祭扫的“包青天”墓,也毁于一旦。

河南汤阴县中学生将岳飞等人的塑像、铜像,秦桧等“五奸党”的铁跪像,连同历代传下的碑刻“横扫”殆尽。

杭州“革命”青年砸了岳庙,连岳飞的坟也刨了个底朝天。岳武穆被焚骨扬灰。

山东冠县,千古义丐武训的墓被砸开,掘出其遗骨,抬去游街,当众批判后焚烧成灰。

南漳县,抗日名将张自忠建造的张公祠、张氏衣冠冢和三个纪念亭均被破坏。

海南岛的天涯海角,明代名臣海瑞的坟被砸掉,一代清官的遗骨被挖出游街示众。

浙江奉化县溪口镇蒋氏旧居,中华民国前总统蒋中正生母的墓被掘幵,其遗骸和墓碑都被丢进了树林。

阿拉腾甘得利草原上的成吉思汗陵园被砸。

书圣王羲之的陵墓及占地二十亩的金庭观几乎全部平毁,只剩下右军祠前几株千年古柏。

北京的红卫兵砸了名画家齐白石的墓和“白石画屋”,又逼着齐的儿子齐良迟刨平齐白石自书的匾上的字迹。

徐文长、吴承恩、吴敬梓等人的故居都被毁坏,蒲松龄甚至被掘墓鞭尸。

 

改名风潮席卷全国

从老毛暗示宋任穷之女宋彬彬改名宋要武起,改名风潮席卷全国。

把所谓带有“封、资、修”色彩,带有小资产阶级情调的名字,例如什么“梅、兰、竹、菊”,或者带有孔孟之道特征的“仁、义、理、智、信”等等,都改为“革命化”的名字,公安局户籍管理部门则以“报则速批”为原则,表示了对这种“革命行动”的支持。

除了改人名外,地名、店铺、公交车站、单位名称,都掀起了改名风潮。

街道名字中的四旧更是多得数不清。“仁、义、礼、智、信”是传统文化和国民党的信条,所以哈尔滨市的五条街光仁、光义、光礼、光智、光信改成了光明、光辉、光芒、光耀、光华。

中性的、不属封资修却不够革命的,也在铲除之列。一时间,给街道、工厂、公社、老字号商店、学校改成“反修路”、“东风商店”、 “红卫战校”等革命名称。同仁医院被改成工农兵医院,协和医院被改成了反帝医院,东安市场改成东风市场,长安街被改为“东方红大路”,东交民巷改为“反帝路”。

连万年历、家族宗谱也被视为“四旧”。仅湖北通城县焚毁的十万余册古书中,就有一万四千五百八十本是民间家族宗谱。据不完全统计,文革期间,仅北京全市就有各类文物53万8千件被毁掉。

香水、化妆品、修指甲、美容、摩面、洁齿、花发卡、色泽鲜艳的花衣、尖头皮鞋、窄腿裤,养花种草均属于“资产阶级”生活方式,一经查出,立即实施革命制裁。《人民日报》对此举予以声援,引用红卫兵的话说:“难道工农兵还抹香水、穿尖头皮鞋吗?”。在上海,革命小将限令西餐店停业,服装、皮鞋店停止出售“奇装异服”,凡发现行人中穿尖头皮鞋者责令脱下,赤脚走路,穿着、发型显得“时髦”的就被剪去一块,上海街头的许多西洋雕塑被砸毁。

禁止宗教信徒宗教生活,教堂被冲击。强迫僧尼还俗,不许唱传统戏曲,焚烧戏装、道具仿古工艺品。全国仅剩中共搞得八个样版戏。

破四旧不仅造成了社会生活的混乱,财产、文物的损失,在中共的迷惑和鼓动下,更让红卫兵不受传统的循规蹈矩的行为规范约束,人的魔性被释放出来,打破了种种文明和传统文化的禁忌,把阶级斗争从理念转化为实践,使他们崇尚暴力,把打死人(阶级敌人)当成革命行动。这样中共就可以随意驱使他们去杀害中国人。

随中共权斗的发展,红卫兵被抛弃,上山下乡开始,红卫兵运动逐渐停止,文革中后期仍有“破四旧”的提法,但没有像1966年那样简单、激烈的“破四旧”行动了,在意识形态上批判却还延续着,后来,虽然不再提“破四旧”,但中共一直在实施着,1990年代以来各地政府的大拆大建、盗墓及文物走私,破坏文物的程度也极为严重。

中共见直接毁坏“四旧”并用党文化代替,虽然使道德下滑,但还是无法彻底毁掉传统文化和“四旧”,因无法割裂的人性中的善良,“党文化”走向破产,出于统战等等的需要,于是就改换方式,捡起“四旧”。

中共近年来重修了很多寺院、道观和教堂,搞些假和尚,假道士,搞成旅游景点捞钱。也在国内搞庙会,在海外搞文化节。“四旧”也成为中共极力推崇的“申遗”对象。

中共又宣传曾被中共批判并掘墓的孔子,在海外出钱搞孔子学院,在孔子学院说中塞入党文化的东西再向世人推销。这是中共对残存的传统文化的最后一次破坏性利用,是中共利用传统文化装潢门面,掩盖中共“假恶斗”的邪恶本性。

中共为何要破四旧

红卫兵作为都是按中共的指引的方向走,北京故宫,由于中共的保护,并未遭到直接破坏。说明中共完全有能力保护这些文物,凡是被毁的,都是中共有意引导红卫兵破坏之,没了文物这个传统文化的载体,中共就可以任意篡改历史、灌输谎言。

——》回《共产党毁灭人类暴政录》总目录

参考文献:

网络综合

丁抒:几多文物付之一炬?一九六六年“破四旧”简记

此条目发表在共产党毁灭人类暴政录分类目录,贴了, , ,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