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判武训 ,拒绝特蕾莎修女

——《共产党毁灭人类暴政录》之毁坏道德篇(2)

编写:爱德华

目录

“千古奇丐”武训的故事

武训的影响

武训被刨坟辱尸

武训遭批判

外国的武训——特蕾莎修女的故事

特蕾莎修女的故事

葬礼和遗产

特蕾莎修女的影响

最受尊重人物

特蕾莎修女的中国情结

中共为何痛恨武训

在山东省冠县柳林镇, 有座武训墓,但却是一座空坟。“文革”伊始,武训墓冢被砸毁掘开,遗骨被抬出游行、焚化街头,武训祠、武训的汉白玉塑像、“义学正”匾额均被毁。而在这个悲剧发生的整整七十年前,这里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一幕:

一个不置家产,没有妻室子女的乞丐—-武训出殡当日,三座义学所在的堂邑、馆陶、临清三县官员士绅全体执绋相送。在没有广播,电视,电话,消息靠口耳相传的当时,各县百姓自发参加葬礼达万人以上,沿途来观者人山人海,一时师生哭声震天,乡民纷纷落泪。当时有人互相低声地问:“谁说武训没有儿子?”

武训过世十年后,清廷将其业绩宣付国史馆立传,并为其修墓、建祠、立碑。武训的事迹被写进《清史稿》,成为中国历史上以乞丐身份载入正史的唯一一人。

武训的业绩受到世人的钦敬,尤其到了民国,全国有七省三十多处学校以武训名字命名,甚至出现了武训出版社、武训街等名称。据说,某中学的一次历史考卷中有一道题:说出你最崇拜的历史人物。三百多学生中,很多人的答案都是武训。那么为什么清朝, 民国,中共对其态度是冰火两重天, 武训到底做了什么?

 

“千古奇丐”武训的故事

武训是清朝末年的一个乞丐。靠着乞讨等,经过三十多年的不懈努力,修建起了三处义学,购置学田三百多亩,积累办学资金达万贯,名垂青史而为后人颂扬。

武训(1838~1896),山东省冠县柳林镇武庄人,七岁丧父,武训只好与母亲以乞讨为生。稍长一点,武训多次到大户人家当佣工,经常受到欺负。

武训一次做长工三年,没有得过工钱。因为母亲生病,向主人讨要工资。没想到,财主拿出了一个假帐本,硬说早把工钱付清了,反诬武训有意讹诈,武训被打得头破血流,推出门去。他大病一场,躺在破庙里连续三天不食不语。武训悟到,过去受尽欺辱,都是因为不识字。而周围象他这样的穷人还有很多,如果不念书,永远没有出路。于是萌发兴办义学的念头。于是,武训决定把自己的一生都拿出来为了一个神圣的事业:为穷人办义学!那时他二十一岁。

他的人生传奇从此开始。 从此,街头多了一个衣衫褴褛、背着褡裢,手拿铜勺的乞丐武训。 他不仅仅讨饭,还在街头杂耍,到处出卖劳动力,全是为了攒钱办义学,他为了避免再次被欺骗,对自己的劳动明码标价。

另外,他还为人做媒红,当邮差,拣收破烂,扎棉花,纺线等。武训就这样到处流浪,工作,要饭。晚上就睡在人家的磨房,灶屋,或者是破庙里。他还捡拾妇女做针线活遗弃的破布废缕,拈成线绳,或缠成线蛋卖。

武训对自己非常抠门,为了钱他可以不要尊严,自己只吃粗劣、发霉的食物和菜根、地瓜蒂等;但对灾民却不同,1875年,鲁西北平原大旱,农民都种不上庄稼,饿死的人很多,甚至有人卖儿卖女。武训拿出自己的积蓄,买了四十担高粱用于救济灾民。

1886年,武训49岁,已置田230亩,积资2800余吊,决定创建义学。在武训的感召下,柳林镇地主郭芬、穆云分别捐出1.87亩、2亩土地。加上杨树坊和当地士绅捐助,武训筹建的第一所义学终于落成,取名“崇贤义塾”。

学校建成后,武训亲自跪请有学问的进士、举人任教,跪求杨树芳做学董,主持义塾,跪求贫寒人家送子上学。当年招生50余名,分蒙班和经班,不收学费。

1890年,武训又在今属临清市的杨二庄兴办了第二所义学。

1896年,武训用资3000吊于临清御史巷办起第三所义学,取名“御史巷义塾”(今山东省临清“武训实验小学”)。

武训为筹措办义学款,当朝廷官员,学部侍郎裕德到山东视察时,武训在大街上拦轿募款。裕德捐给他两百两银子。

武训立志兴办义学,到第一所义学终于落成,花了三十年,为免妻室之累,他一生不娶妻、不置家产,不曾在自己身上花过一文钱。尽管有了足够的校舍,武训却不肯占用一个房间,自己仍然睡在走廊里。他依然靠乞讨生活,直至死去。他的事迹,在其家乡众口相传,感人至深。晚年声名远播,大家无不对他表示敬重欢迎。无论走到什么地方,一到吃饭的时间,大家都以请他到家里吃饭为荣。

武训不仅办学,还收集很多图书,创设读书会,专供没有钱买书的人自由借阅。有时他还携带图书到村镇的集市庙会上巡回展览,供乡亲们阅读。还大量翻印浅显劝善的学习文章和书籍,免费散发给农民。

1896年春天,临清御史巷义学正式开学。可武训已经耗尽了他最后的心血,1896年 4月23日,武训在朗朗读书声中含笑离世,终年59岁,遵遗嘱葬于柳林崇贤义塾旁。死后也可听到学童读书声。 不过武训的这一遗愿并没有完全实现。

武训被刨坟辱尸

1966年夏天,山东冠县的红卫兵们拿着铁锤、榔头、钢钎,高喊着“破四旧,立四新”的口号,砸开了这位“义丐”的坟墓,遗骨被抬出游行、批判,尸骨用锤子细细地砸碎,连同腐朽了的棺材板一并放火烧了,再也听不到学童读书声了。

武训的影响

武训生前已获得家乡士绅的高度认同。1888年乡绅杨树坊等人的《具禀堂邑县署请奖表文》,最早表达了地方乡绅主动要求官方表彰武训的愿望。稍后,堂邑县知县郭春煦、临清知州庄洪烈等也向上级政府奏请对武训的表彰。山东巡抚张曜亦向朝廷奏请为武训建造牌坊,并得到了光绪的同意。武训去世之后,民间也开始流传其墓志铭、碑记和画像。

武训的义举在当时受到各界高度的评价。山东巡抚张曜下令免征学田钱粮和徭役,并捐银洋200两。光绪皇帝封武训为“义学学正”,赏穿黄袍马褂,又敕建“乐善好施”牌坊。

民国弘扬武训精神

民国:“如果我们个个都有武训的精神,还怕国家不进步吗”民国时期,北洋政府主持修撰《清史稿》,将武训事迹以“列传”形式编入,开正史为乞丐列传之先例。私史方面,梁启超也曾为武训立传,通篇以“先生”尊称之,原山东省立第三师范校长周拔夫则为武训作了年谱,详细记录了其从1845年到1896年间的主要活动事迹。

民国时期弘扬武训精神有两次高潮。第一次源于山东省教育厅长何思源的推动。1933年,山东堂邑私立武训中学创办。1934年,何思源等人发起组织了纪念武训诞辰97周年活动,期间,蒋介石等民国军政文化要人纷纷为武训题词。蒋介石亲笔题写《武训先生传赞》,其文曰:“以行乞之力,而创成德达才之业。以不学之身,而遗淑人寿世之泽。于戏先生!独行空前,仁孚义协,允无愧于坚苦卓绝。世之履厚席丰,而顽鄙自利者,宁不闻风而有立。”此外,于右任题词:“人伦师表”。

第二次高潮与教育家陶行知有关。1930年代,在中国投身于普及教育运动的一批教育家,也将武训作为他们效法的楷模。陶行知不仅宣传武训精神,还身体力行,成为武训精神的忠实实践者。陶在各地创办民众教育学校,宣传教育救国思想。他说:“我们要想普及教育,必得学武训”;“中国要想造成一个好学的民族,需要一百万位武训先生,开办三百万所学校及读书处,平均每校每处普及一百五十人之教育,才能叫整个中华民族四万(万)五千万人,家家读书,人人明理。大家活到老学到老,才能保证整个民族继续不断之进步。”

从 1942年起,陶行知所办的育才学校几乎年年举办武训纪念会。这一时期,《义丐武训传》《武训先生年谱》《武训画传》等书作也大量出版。

在台湾有一位名为王贯英的老人,以资源回收、拾荒等方式支持图书馆与教育活动,在当地与武训并称,称为“现代武训”。 台中市私立明道高级中学之前身乃”武训中学”,创建于1959年。

武训遭批判

一九五一年夏,由《人民日报》社和中央文化部发起,组织了一个有江青参加指导的十三人的武训历史调查团,赴山东堂邑、临清、馆陶等县,先后进行了二十多天的调查。行前,传达了毛泽东的指示:武训其人其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武训的改良主义道路是歌颂还是应该反对。也就是说,不管武训其人如何,当地地群众对他有何评价,是否为人民做过好事,这些史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看到,武训不去发动农民起义,而走兴学的道路,这本身就是一种反动。调查前毛泽东的这一定调,调查的结论就不难想象了。

《武训历史调查记》是根据这次调查的材料由几个人起草、经毛泽东阅改和加写而成的,可见,毛泽东对武训批判的重视程度。 “人民日报”也连篇累牍椟地发表批武训的系列文章。

武训被扣上“劳动人民的叛徒、大流氓、大债主兼大地主”的大帽子,说他是“一个流氓起家,尊从反动统治者的意志,以‘兴学’为进身之阶,叛离其本阶级,爬上统治阶级地位的封建剥削者”。并指出武训“依靠封建统治的势力,剥削、敲诈劳动人民的财富,替地主和商人办成三所学校,这种情形,是合乎封建制度的规律的”

一个自苦了一辈子,乞讨、被雇佣了一辈子,只为兴办义学,终生未婚,死后未留下半文遗产的乞丐,在死去50余年后,却突然成为“大地主、大债主、大流氓,封建统治阶级的奴才,农民起义的对头,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帮凶”,遗骸惨遭挫骨扬灰之厄运。

我想起一个类似武训人生的人——特蕾莎修女。那么她又是什么样的人,会被遭挫骨扬灰吗?

外国的武训——特蕾莎修女的故事

1997年9月,一位满面皱纹、瘦弱文静的修女去世,印度政府为她举行国葬,全国哀悼两天。成千上万的人冒着倾盆大雨走上街头,为她的离去而流下悲伤的眼泪。她就是被誉为“活圣人”的特蕾莎修女。

特蕾莎出殡那天,就在她的遗体被抬起来那一刻,包括印度总统在内的现场所有人全部双膝下跪。

特蕾莎修女的故事

特蕾莎修女原名艾格尼斯·刚察·博加丘,12岁便立志当修女,19岁得以进入修道院,被正式命名为特蕾莎修女。特蕾莎修女18岁就来到印度,此后就再没有离开。

特蕾莎修女创办的慈善机构“仁爱之家”的慈善机构,“照料伤残孤苦之人,并且教育流浪儿童,探望乞丐及其子女,安置被遗弃被驱逐未蒙爱之人”。主要收留一些弱势群体,为他们提供住所和治疗。仁爱之家在加尔各答有几个分支,分为:垂死之家;老人之家(照顾需要长期照料但未垂死的老人);儿童之家(照料儿童)。

垂死之家成立于1954年,是使穷人得到善终的收容之家,是专供垂死者和贫病者的安息之地。特蕾莎,领着修女们几乎每天都做着同样的工作,推着小车去拣回那些奄奄一息的病人、被遗弃的婴儿、垂死的老人,然后到处去找吃的喂他们,温柔地为他们清洗,包扎,找药给他们治病,求医生来帮助他们……。垂死病人得到修女、医生、护士、义工的细心照顾,平静安详的有尊严的离开人世,让无数被世俗社会抛弃的人,在生命的最后几个小时里,获得尊严的补偿。

在特蕾莎修女的感召下,数以万计人参与了她的“慈善传教士”活动,数以千万计的人从这个修道会的福利和救援工作中受益。她将工作的重点放在印度和孟加拉国,但她的足迹遍布全世界,既包括欧洲、北美、澳大利亚,也包括非洲、俄罗斯和中国。

特蕾莎把一切献给了穷人、病人、孤儿、孤独者、无家可归者和垂死临终者;她从18岁起,直到去世,从来不为自己,而只为受苦受难的人活着。她说过一句名言:我们常常无法做伟大的事, 但我们可以用伟大的爱去做些小事。“有时你需要做的只是握住他的手,给他一个微笑,听听他说的话,这就够了”。

葬礼和遗产

特蕾莎修女自己也是一个穷人,她的生活朴素无华,同时,她又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因为她拥有爱、给予爱、收获爱。

1997年9月,特蕾莎修女逝世,终年87岁。去世时,她的个人财产只有一张耶稣受难像、一双凉鞋和三件粗布莎丽。但却留下了4000 个修会的修女,超过10万以上的义工,还有在123个国家中的610个慈善工作者。同年印度政府为她举行了只有总统和总理才有资格享有的国葬,全国哀悼两天,总统取消了官方活动,总理亲往加尔各答敬献花圈、发表吊唁演说。来自20多个国家的400多位政府要人参加了她的葬礼,其中包括三位女王与三位总统。

特蕾莎修女的影响

1979年,特蕾莎修女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这是1952 年来最没有争议的获奖者。

以穷人的名义领奖,是因为她一生都以穷人的名义活着。当特蕾莎修女得知此次诺贝尔颁奖大会宴席招待要花7000美金时,她当即恳求大会主席取消宴席,她说:“你们用这些钱只宴请135人,而这笔钱够够15000人吃一天。”宴会最终被取消了,修女拿到这笔钱,同时还拿到了40万瑞币的捐款。那个令所有人仰慕的诺贝尔奖牌也被她卖掉了,她将奖金和出席颁奖典礼募集来的钱全部捐给了慈善事业。对她来说,那些奖牌如果不能变成钱为穷人服务,就一钱不值。

1991年6月,南斯拉夫内战爆发,特蕾莎修女闻讯后奔赴战场,指责指挥官:战区里的妇女儿童都逃不出来,应当马上停止战斗。指挥官无奈地回答道:“修女啊,我想停火,可是对方不停啊!”,德蕾莎修女毫不迟疑地说:“那么,我只好去了!”交战双方一听说仁慈的特蕾莎修女在战区,立刻停火,等她把战区里的妇女儿童都带出去之后,两方又打起来。消息传到联合国,时任联合国秘书长加利感慨万分:“这件事连我也做不到”。此前,联合国曾几度调停,始终没能阻止战火继续蔓延,可见她的人格魅力已经超乎寻常。

最受尊重人物

1999年她被美国人民投票选为二十世纪最受尊敬人物榜单之首,排在其后的是马丁路德金与肯尼迪。她以压倒性的优势成为全美人民心目中的伟人。特蕾莎修女去世19年后,2016年9月4日 被封为圣人。

特蕾莎修女的中国情结

特蕾莎修女曾多次访问中国,并谦卑地请求在华开办慈善机构,照顾中国穷人,却遭到中国的拒绝。中共官员告诉她:中国没有穷人。她把自己的一生无私奉献给世界穷人,无数国家欢迎她,只有中国拒绝她。临终时,她还有未了之愿,她痛苦地说:“我只能无数次流泪为中国穷人祷告。”

中国武训被批被焚骨辱尸,从此在中共治下再无义丐;外国的德蕾莎修女生前想到中国帮助穷人被拒,从此在中共治下只有中共的红十字会和郭美美。叶剑英的孙女九十年代第一次坐民航班机,竟然惊呀飞机可以坐这么多人,原来从小都是跟着爷爷坐专机,而上亿的生活在贫困线以来的贫民(甚至小孩上不起学,看不起病),在中共官员的眼中他们根本就不是人,当然也不是穷人了。

中共为何痛恨武训

特蕾莎修女和武训有太多的相似之:都是幼年丧父,未婚,没有子女和遗产,全部身心都献给穷人。他们都没料到,死后多年,遗骨都会成为问题。特蕾莎修女的遗骨也成为多国争夺的焦点,但我们可以肯定的是,不会被挫骨扬灰,因为,她安葬在印度,一个非共产党国家。2010年8月27日,是特蕾莎修女诞辰100周年,特蕾莎出生地阿尔巴尼亚的政府,希望在其百岁诞辰到来之前,将其遗体运回国内重新安葬。印度方面则表示,“特蕾莎修女是印度公民,她如今在自己的国土上安息。”

而武训就没那么幸运了,一个清末的义丐,甚至与共产党都不是处于同一个年代,为何中共对其如此痛恨,在建政初期,百废待兴,百姓渴望恢复正常的生产生活时,花大量的时间来批武训,毛泽东亲自修改报告,甚至连尸骨都不放过,就是怕老白姓识字,可以从传统文化中学到做人的道理,从中共建政以来对知识分子的整肃中不难看到这一点。

武训乞讨让农民小孩上学,而作为GDP世界第二的中共国,农民工子女上学都成问题。可怕的是:中共不想让农民子女识字是一以贯之的,现在中国城市中约有2亿多外来人口,其中包括约3800万儿童,这些儿童却无法得到得到良好的(或基本的)教育。中共以《城市居住证》、赞助费等等手段将这些孩子挡在校门外,这些孩子不得不去私人经营的便宜学校,但中共也常常以不符合教学要求等借口将这些学校随意强行关闭和赶走这些小孩。

武训遭挫骨扬灰,但前几年中共又假惺惺地修复武训祠等,这不过像杀人犯伪装现场以示清白一样,中共用其来掩盖其邪恶本质。

——》回《共产党毁灭人类暴政录》总目录

 

参考文献

袁晞:《武训传批判纪事》 长江文艺出版社

维基百科:武训传

维基百科:特蕾莎修女

《特蕾莎修女传》

 

 

 

 

 

 

 

 

 

此条目发表在共产党毁灭人类暴政录分类目录,贴了, ,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7 + 1 =